豆奶食色泡泡ios

() 叶轩听不懂英文,他也懒得去学什么英文。

英文叶轩自然也会一点,哈喽,骚瑞,就如同叶轩去泰国会说一句萨瓦迪卡,韩国思密达,日本那可就多了…

“你和那个外国人聊什么呢?”萌小团老远就看到叶轩和一个外国人手舞足蹈的聊天。

叶轩会说英文?

萌小团不太敢相信。

叶轩当然不会,老天是公平的,如果再让他把英文都学会了,那可就太过分了,叶轩也没有想着去学。

“没事,遇见一个票贩子。”叶轩扬了扬手中两张镶嵌着金箔边的音乐票说道。

“亏了,七块钱买的,我觉得五块钱就够了。”

萌小团:“……”

盯着叶轩手中的音乐票,萌小团夺了过来认真的看着。

“叶轩,这票你哪里来的?”

布利斯!

美丽的蕾丝情结

美国很著名的钢琴家,著作《黎明的哀伤》《我站在黑夜的湖畔》,叶轩不认识,萌小团认识这个钢琴家,而今年布利斯来到华夏进行音乐会巡演,因为他的名气太大,如今一张音乐票已经炒到了两千块钱一张,而且是一票难求的那种!

“票贩子七块钱买给我的啊!”叶轩觉得萌小团耳朵有问题,他之前说过一遍了。

“呵呵呵呵。”

萌小团翻了个白眼。

我信你个鬼!

七块钱?

别说七块钱,三千块钱都买不到,因为这两张票还是内场前区,可以近距离观赏布利斯弹奏音乐。

“真的!我骗你干啥!”叶轩无辜脸开始跟萌小团解释起来。

“你当拍电影呢,当我三岁小孩子鸭。你撞到他,你给他七块钱,然后他给你两张价值三千块钱的音乐票?当我傻还是说票贩子傻?”

萌小团一脸嫌弃的看着叶轩。

忽悠,你接着忽悠,我信你一句就不姓萌!

“唉…”叶轩叹了口气,他对音乐会没什么兴趣,干脆把票给了萌小团。

“咯咯咯!”

“叶扒皮看起来挺聪明,对你说话就那么直男呢!”

冯灵雨听到萌小团聊起早上的事情吃着薯片,笑着笑着冯灵雨不笑了。

妈蛋。

“小团,你是在对我炫耀叶轩对你的好?真是的,本姑娘嘤嘤嘤啦。”

“什么意思?”

“装,你就给我使劲的装。叶扒皮知道你喜欢听音乐会,但是又害怕你埋怨他买这么贵的票,故意编造一个谎言让你和他一起去看音乐会。有意思嘛,叶轩这么干你心里肯定明白。故意给我撒狗粮,哼!本姑娘表示不理你了,难过了,伤心了。”

萌小团听完冯灵雨的解释扫了眼桌子上两张音乐票,好像是这么个道理!

“该死的叶轩,你…你就不能明说嘛,老是暗示我,光明正大的说出来就这么难嘛!”萌小团走到了叶轩房间门口。

“明天有空?”

“有!”

“一起去看音乐会。”

“可以,但我有个要求。”

“什么要求?”

“我开车!”

萌小团:“……”

陪萌小团去看音乐会,叶轩自然是愿意的,这段时间史凯文和刘东强忙着拍摄《大话西游》的准备,整天忙的不行,彦君远也忙着他的事情,因为《忠犬八公》他也火了。

说句难听的,叶轩想找个吹牛皮的人都没有。

“布利斯先生,音乐会还有半个小时开始。”

“不好意思,布利斯先生吃饭的时候不允许有任何人打扰!”

布利斯慢条斯理的吃着花好月圆和富贵龙虾,这是一个把吃当中比命还要重要的人,很多年前布利斯认为西餐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后来他错了,华夏有太多太多好吃的了。

什么六大菜系,还有当地的小吃层出不穷,来到这么一个美食的国度,布利斯快要疯了,他觉得自己来到了天堂。

“还是叶轩先生做的水煮白菜别有一番滋味。”布利斯拿出餐巾纸擦了擦嘴角,桌子上一顿小龙虾的外壳。

“待会音乐会结束,我一定要让叶轩先生做那道水煮白菜。”

布利斯再次擦了擦流口水的嘴角。

水煮白菜,当初听到这个菜名的时候布利斯觉得很难吃,可这道水煮白菜并不是字面上那么简单,各种材料,譬如牛蹄筋,乌鸡,莴笋等等材料熬煮的一锅汤,白菜很普通,重点是煮白菜的汤才是精华所在!

夜微凉,叶轩开着萌小团的车来到了燕京大剧院的门口。

人很多,还有一些漂亮的外国女人,

男人穿西服,女人穿晚礼服,这是标配。

音乐会嘛,上流社会人最喜欢的就是音乐会,这样才能彰显出他们的品味,这次还是外国钢琴名家布利斯的音乐会!

“狗贼?这不是狗贼嘛,我听过他唱的《十年》,虽然听不懂歌词,可他的声音很有磁性。”

叶轩没想到,一群外国女人在讨论自己,可惜的是他听不懂英文,只知道她们在讨论自己。

叶轩这两个字还是听得懂的…

“她们在说啥?”

“说你长得丑!”萌小团翻了个白眼。

叶轩不懂,萌小团可是英语八级,当听到那群外国女人要问叶轩要签名的时候,萌小团扭头看了眼叶轩。

“她们说你丑,还想打你,咱们快进去吧。”

叶轩:“???”

留恋的看了眼那群外国女人,这衣服,真白,这衣服,真大!

泸向松坐在了音乐会前排的位置,最近这段时间他压力很大,部都是因为叶轩这个人搞得。

公司对他很不满意,《追逐演艺圈》扑街了,三千万的成本,两千多万的票房,亏的不能再亏了!

不仅如此,《追逐演艺圈》豆瓣评分在三点五,三点五是最低评分,如果可以的话,还能再低,而叶轩的《忠犬八公》评分在九点四分,高高的悬挂在上面。

两者的差距不能用语言来叙述,泸向松坐在音乐会的椅子上。

他不想再去想叶轩了,想起这个人他都是泪,今天好不容易享受下音乐会放松放松,何必要去想着叶轩这个人呢!

“草!”

泸向松暗示自己别去想叶轩的时候,叶轩带着萌小团坐在了他前面的位置。

“泸导,这么巧啊!”

泸向松:“……”

巧…巧你大爷啊!

你是我的灾星嘛?

为什么我走到哪里你就跟到哪里,我求求你了,别来祸害我了,祸害其他人去吧!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