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优馆app推广二维码

6月 25, 2021 未分类

待在这里的魔法师人数,比之区分会本部是只会多,不会少。而大量的法爷聚集,当然城中相当数量的商铺和各种服务,就免不了以魔法师作为主要族群。再加上河港本身各种类型贸易的兴盛,让这里的商业形态不同于林曾见过的几个魔法师协会区分会本部的模样。

最大的差异在于,这里有着数量让人难以想象的艺术品。要是在一般的区分会本部,看到这样的东西,第一个念头是要小心。

会出现在魔法师群体中的艺术品,通常是带有诅咒,或是有其他奇奇怪怪效果的魔法奇物,都是常理难以解释或想象的东西。在这里,就只是普通的艺术品而已。

而如今,吸引住某人眼球的,是一幅小型的肖像画。要用地球的标准来比对,就是文艺复兴时期的风格,有着光影变化,色彩运用,并且可以看到细腻的肌理纹路。

在此之前,林所看过一些不知所谓的贵族,家中引以为傲的收藏画作,就像是马赛克一样,单调的色块拼凑成有意义的图案。在那些贵族的口中,一张画的价值,在于上头画的人数越多则越值钱,因为线条越多、越复杂。

某人就这样看着跟埃及壁画没两样的画作,顶多就是多了一些树呀、山的背景物,被一群贵族吹出了高价。一如地球,所谓的艺术都是炒作出来的玩意儿。

“怎么,你认识这个女人?”

巫妖的声音幽幽地从一旁传来,让某个沉浸在艺术中的男人,吓出了一身冷汗。连忙说道:“我怎么会认识她。我是在看这张画的技法。”

“技法?一张画而已,能有什么技法?用你说的照相,或是用奥术之眼所记录的画面,不是比较真实嘛。”

“不不不,这是不一样的东西。更何况就算是照相,会照或不会照的人,照出来的感觉还是有差异。妳也看过论坛商城那些商品照片的惨况了吧。”

“的确。”沉吟了一会儿,芬问道:“差别在哪?”

林就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从光源的角度、阴影的位置、远近的处理,再到立体感的呈现,这些都是摄影上的学问。自己在地球时好歹也摸过一段时间专业的相机,多多少少学了些相关的知识。而到绘画上时,还有色彩的选择,暖色调、冷色调的差异。这又是和摄影不同领域的知识。

背带裙纯美少女唯美写真

种种说法,因为自己不是艺术专业的,所以只能东一榔头西一槌的,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甚至里头有没有错误,某人也无从得知。最后还是总结一句话,这张画好。而之前的一堆废话,其实只是用一些比较具体的论述,想要说明这张画好在哪里。说到底,感受这种东西相当主观。

而这一通听起来很水平的论述讲完,林才发觉到,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围起了一堆人,瞠目结舌地看着自己。同时面前站着一个将自己打理得十分整洁的得体人,从他身上印有和画铺相同印记的徽章,应该是画铺的店主或店员之类的人。

看到对方同样怔怔地望向自己,还有不时望着拿在自己手上的肖像画,林羞赧地一笑,说:“啊,真是抱歉,拿着你这张画那么久。它的价格多少,请你出个价吧,我把它买下来。”说着,林就拿起了自己钱袋子,准备掏出钱币来。

“不不不,魔法师阁下。听您的解说,我获益良多呀。这幅画可以直接送给您,但请您多说说好嘛。”画铺的店主本来就是靠着眼光和口才做这一项买卖的,前者与其说是看东西有没有价值,不如说是看人还比较重要。而后者,不管做什么都很重要。

眼前这位穿着魔法师小披肩,系着一条金穗线的法爷,肩上的纹饰是非常罕见的造型,由诸多小方块拼凑成的三头猴子。

店主对这一位在魔法师世界中的名声如何,他并不清楚;但是在商人世界中,这位是公认的财富之神使徒,甚至可能是在现世行走的圣者。有这种机会可以请教,甚至拉近关系,他怎么可能不尝试着努力。

对这种莫名其妙的热情,某人还是有提防的。而且最主要的是,他没料了。要是跟这位店主说明天体运动的数学算式,林可以保证是讲个七天七夜也讲不完。但是讲艺术,刚刚跟芬的说明已经是绝活尽展了,没半点保留了。

所以某人怎么可能自曝其短。他笑了笑,还是拿出了几枚金币,说:“画,我就收下了。这些钱,就当作跟你请教这幅画作者的代价吧。”

“这……”店主迟疑了一下,立刻又变成笑脸,殷勤地说道:“请稍等一下,我进货的账簿上会记录向谁买下这幅画的。就算不是画的作者,也一定会有关系。”

没一会儿,进入画铺中的店主,很快抱着一本大账册跑了出来,旁边还跟着一个伙计。店主把伙计当成临时书架,让他抱着,而自己是当场翻阅,很快就找到了当初这幅画的进货纪录,说:道:“卖这幅画的是一个流浪的魔法师,他自称是来自文西村,皮耶罗之子的李奥纳多。一个默默无名的魔法师,跟崔普伍德阁下完全不同等级的。”店主笑嘻嘻地点出了某人的名字,还小捧了一把。

但某人听着这个名字,一股挥之不去的熟悉感……不过眼看周边人群越聚越多,林有种现在不走就走不掉的感觉。抓了一把金币就塞到店主的手中,说道:“谢谢你的告知。假如你还能遇到那位魔法师的话,请传达我的敬意。”

一行人好不容易挤开人群,林赏玩着手中的小幅肖像画。这时换成哈露米的哀怨声音传来,说:“老师,你从没教过我这些。”

“呃。”金发少女在这方面很有天分,比她的魔法天赋都还要高,就是一个当魔法师太过可惜的实例。但不论什么理由,自己没向她讲过这方面的知识也是事实,眼珠子一转,林张口就说道:“这不是看在妳对绘画等创造很有自己的想法,要是我跟妳讲太多,而不是妳自己琢磨出来的,那也只是把妳塑造成我想象中的模样而已。这样还不如什么都不说,让妳自由发挥,跳脱出我所知的框架中。我对妳的期望可是比妳感受到的还要高呀。”

“真的嘛。”金发丫头没有心机地傻笑着。旁边几个对于人情世故比较熟悉的人,怎么会听不出来某人的话,只是推拖之词。然而少女居然信以为真了,众人无不为她的未来感到担忧。

算是又平安过了一关,林打了声哈哈后,就准备回下榻的旅店,好好休息一番。只是这一转身,居然不小心和别人撞得正着。幸好两方都没被撞倒,也没撞伤,所以互相问候一句后,便各自分开。

跟在某人后头的乌佐夫,和他的同伴们也算是见多识广的了,他们怎么会不明白这种套路。一把就抓住那个疑似扒手的男人,大声说道:“崔普伍德阁下,我想,你身上有东西不见了。也许你应该赶快找找,身上少了些什么。”

林仍是一副笑脸,说:“我怎么可能会有东西不见呢,我警觉性那么好,谁能从我身上摸走东西。没事的,不要伤到人了,放他走吧。”

一得到事主自信满满的言语,男人心中暗自冷笑,动手甩开了抓住他的乌佐夫。讲了几句不痛不痒的场面话后,就钻入人群中,快步离开。

然而就算没有第一时间发觉,大多数人也都看出来不对劲了。唯独可能被扒走钱袋子的人,还是笑咪咪地看着那个男人离开的方向。众人虽然不解,但也没有多问。

对乌佐夫等人来说,他们还没熟到可以质疑对方,几个直肠子的银须矮人想不通,两个学徒不会在这种不属于她们该做的事情上,质疑她们的老师。但巫妖可不在此列。

事实上,那点小动作,芬相当清楚。而能够把奥术之眼绝大部分功能,融合进自己几乎算是本能的体系当中,某人不可能没发觉。所以她问道:“你是怎么想的?把钱白送人?做慈善也不是这么做的吧。”

“我们之前不是掌握了疫病之神的诅咒嘛,──”某人说得很含蓄。而且魔法师透过各种方法、仪式,掌握了部分神力的威能,也不算什么大新闻。事实上他掌握的东西,可比那些要高级的多,“──所以我做了一些关于瘟疫,还有诅咒的小玩意儿。但没试过好不好用嘛。我可是个好人,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放这种祸害出去害人性命呢。这不是刚好遇到一个找死的,他自己送上门的,不是我要害他的。所以最后他怎么了,跟我可没有关系呀。等过了几天,再去看看他的惨状吧。验证一下我的魔法实验效果是不是跟想象的一样。”

突然,那个应该走远的男人,又神奇地出现在众人行走的路上。他热情地打了招呼,并且恭恭敬敬地捧着一只钱袋。那正是某人在画铺买画时,掏出了一把金币的束口布袋子。男人说道:“魔法师阁下,您可真是不小心,我发现到您的钱袋掉了。这不是赶紧给您送上来嘛。”

“哦?这真的是我的嘛?”

“一定是你的,肯定是你的。我亲眼看见它从您的怀里掉出来的。”

林狐疑地接过钱袋子,从里头掏出了一枚惨绿色的钱币,拿向前,说:“感谢你把这个拿回来。那么这一枚基尔(金币),就当作慰问金感谢你好了。”

要是原本还有怀疑,看到这一枚诡异的钱币后,扒手哪里还敢接过。头手连摇,嘴里说着不敢,一溜烟就跑掉了。

“啧!”林咋舌一声,可惜地把东西收回到怀里放好。这时跟在后头,看完整出好戏的人,都肯定了一件事情,这个男人就是个坑货呀!

ttshuo

头像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