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律政佳人在线

6月 23, 2021 未分类

(上帝视角)

从记事的那天起,云潭就清楚自己话不长。

自己的名字虽然叫做其深,但是自己也有些另外的名字——云潭。

这是二叔给他起的,正确来说不过是云尘风无意间说的一句话罢了。

【说到潭水就让我想到你。】

【为什么二叔会想到我呢?】

【嘛……因为其(它)深吧……哈哈。】

【那不如二叔就叫我云潭?】

【哈哈,名字受之父母,你是其深便是其深。】

【那当时我爹娘为什么叫我其深呢?】

【这……嘛……】

那时候的云尘风也是笑着代付了回答。

MM可爱的大眼睛自拍图片

叔侄二人谈话不久,云潭便又咳嗽起来,又是连忙让下人扶着他回去。

隔天,云潭想着出去走走,奈何下人们不允许。

云潭也只好在云府四处走,偶然让他撞见家中管家安德同二叔母在一起。

她怎么可以背叛二叔!

云潭下意识是这么想的,他同时也注意到远远的一处的一个身影。

“二叔……”

十三岁的云潭忍着怒气抿嘴,他接着转头就走了。

接着云潭来到云府的花池边上,他用石子砸那些盛开的荷花。

他将那些荷花想象成二叔母的样子,不停的发泄愤怒。

二叔对她那么好!为什么二叔母还要和那个管家私下相会!

就在云潭正当气愤的时候,他又咳嗽起来,头也跟着晕沉。

四下一时也没有下人守着他。

就在云潭以为他要死的时候,一个人拉住了他并给他吃了药。

当云潭逐渐清新的时候就听见一个声音叫他。

“其深,其深你还好吧!”

红色的衣服透过阳光更加刺眼。

本以为是二叔的云潭这才看清楚这个红衣孩子的面容。

他记得,他九岁那年偷跑出去救下了一个魔人孩子……他和自己同岁,也是他第一个朋友——泷千夜。

“咳咳……我没事了……这次又是什么药,有点苦……”

“我这里有蜜饯!给!”

云潭也便从泷千夜手中结果蜜饯吃进了嘴里。

云潭看着一脸傻笑的泷千夜,心想着二叔说所的人魔相互和谐的理想……

本来只是为了观察魔人的个性和习俗,想着通过泷千夜达到一定目的的云潭,逐渐的对泷千夜产生了其他的感情。

泷千夜身为圣子被疆邦魔人发现的时候,云潭甚至一心想把他藏起来。

云潭体内拥有魔珠的事情也是听泷千夜说的,自然那些魔人也知道。

在云潭十七岁的一天,二叔母被诊断出了喜脉。

这件事一下震惊了云潭,怎么可能,这个孩子定不是二叔的!定是那管家安德的!这两个不知廉耻的人……

“我想去庙里还愿。”

二叔母那天很温柔的摸着自己的肚子对云尘风说。

“但是明天我还有事情要处理……”云尘风当时确实有些忙。

“那……明日深儿有没有空呢?”

二叔母转头看向云潭。

云潭明明就看见二叔母看了一眼安德又看向的他……

云潭紧紧握着拳,但是脸还是表现出微笑,“侄儿无事,明日就我陪着二叔母去罢!”

这儿也许就是一切事情的开端——

二叔母还愿当日要走一条很长的阶梯才能到达山顶的庙宇。

“二叔母,不如我们就不要去还愿了,您怀着身子是在不易这么劳累。”云潭虽然口头上说着关心的话,但是心里想的恨不得让这个女人和那个男人去死!

眼看着就要到寺庙门口了,云潭看见了一个紫色的身影一闪而过。

就这儿一闪而过,突然就勾起来云潭心中的**……

只要在这时候引发意外的话……没有人看到他……但是凭借他现在瘦弱多病的身子没办法去对付同来的安德。

也就在这时候巧合来个。

“哎呀……我的手帕好像丢在下面了……”

二叔母突然慌张的说,云潭也是假装好意的抽出自己的手帕递给了二叔母。

“如果二叔母不嫌弃,就用侄儿的吧……”

“深儿真是贴心,尘风也总是夸你懂事……”

二叔母结果手帕堵住嘴巴。

我再贴心也不是为了你这个背叛的女人……

云潭还是笑着,没有人能注意到他内心的想法,就连云尘风都觉得他内心深不可测,更何况相才几年的泷千夜了。

安德这时候但是有些担心了。

“大小姐掉的可是夫人给您绣的……”

“嗯……”

二叔母点了点头,她看上去很不舒服。

也对这么长的阶梯,对于一个孕妇来说更是困难。

安德着急的又下去寻找手帕了。

二叔母本想拦着他别去,结果却因为劳累说不出话来。

看着安德离开的身影,云潭就知道,他的机会来了!

云潭知道他这个二叔母最怕的就是蜜蜂,因为小时候被蜜蜂蛰伤过,所以一直以来见到蜜蜂反应都特别大。

知道这些的云潭突然对着身旁的二叔母叫了一声,“二叔母小心!有蜜蜂!”

“哪里!哪里!啊!”

二叔母突然惊慌的想要抱住云潭,但是云潭作出驱赶蜜蜂的样子推了一把二叔母。

就这样二叔母因为不稳从阶梯上滚了下去。

“啊!!!”

听到这儿一声惨叫,云潭才停下动作,他低头看向正在滚下去的二叔母,这二十多层的阶梯最陡,所以他算到二叔母会一直滚到下面的一块平地,不过这已经很好了。

“二叔母!!!!”

云潭做做样子喊了一声然后才往下走。

安德听见这儿一声连忙放弃寻找手帕转头往上跑。

二叔母果不其然正如云潭所想的停在了阶梯中间的一处平地上。

“红鸾!”

安德慌张的跑过来扶起二叔母,这时候的二叔母身上有了好几处擦伤淤青,整个人也是昏迷不醒,甚至……那个孽种没了!

云潭心中高兴,他装作慌张的下来。

“谁知道刚才那上面会有蜜蜂!安德你怎么办事的!现在还不带着二叔母回去!”

云潭明白,他要是不先开口,安德就会下意识怀疑他。

但是云潭同时也暴露的一点他的无知,怕是因为常年不出门的关系。

二叔母掉下来的那个地方没有花草蜜蜂是不会飞上去的……

但是这个真相是在二叔母抑郁而终之后,安德才发现的。

ttshuo

头像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