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爱啪啪app免费下载

叶轩终于想明白了问题的关键所在。

陈毅把《饥荒》这款游戏做的太好了!

没错,就是做的太好了!

有些时候,太好就是不好。

“陈毅”

叶轩在内心打着腹稿。

虽然说陈毅是自己的手下,可总不能直接告诉他。

你这游戏做的太好了要改!

这不是傻逼才会说的话嘛?

“怎么了叶总?”

陈毅站在原地十几分钟,他可是一直等着呢。

按照以前,陈毅也不会那么拘束,直接坐在沙发上。可这次不比以前。

高端大气的气质美女性感来袭

自己是搞游戏的,游戏搞的不好老板不满意,别说坐沙发了,说不定就滚蛋了!

“陈毅,你有没有发现《饥荒》这款游戏,你做的太流畅了?人物走路,还有造型都太好了点。”叶轩开口说道。

听到叶轩的话,陈毅人傻了!

做的太流畅难道不好吗?

龟龟!

我做游戏也有四五年的功夫了,头次有人说游戏流畅不好的。

“有时候太好,并非是好的。人物的模型可以做的稍微机械一点,还有色调,不需要五颜六色。《饥荒》这款游戏更适合的枯黄色的格调,毕竟游戏的核心是玩家在孤岛中生存下去,通过减取各种各样的道具合成,我倒是觉得玩家死了之后,屏幕颜色可以变成彩色。”

叶轩必须承认。

他有时候说话太复杂了点,尤其是涉及到某些专业知识的时候!

但叶轩由他的骄傲和长处。

我虽然不懂游戏,可是我玩过啊!

陈毅挠了挠头。

叶轩说的话太迷了,搞得陈毅都晕晕乎乎。

房间的气氛莫名有些尴尬。

一个表达能力出现问题,一个理解能力没有出问题,可因为叶轩表达能力出问题,陈毅懵逼了。

嘶——

“我悟了,叶总,我悟了!”

陈毅倒吸了冷气。

他想明白了!

叶轩:“”

这熟悉的话语,这熟悉的一幕似曾相识。

“叶总的你意思是说,游戏中人物的设定不需要那么的流畅,稍微有些复古感。这样可以让玩家感受到一种新的游戏方式。的确,现在的游戏大多数人物造型精美,游戏人物巴不得流程和现实中人一样。玩家玩多了这种自然视觉疲劳,如果突然出现一款稍微有些机械,造型夸张的游戏人物,相反,玩家会很好奇。对吧?”

“还有就是游戏色调不能五颜六色,这是一款求生的节目,色调太鲜艳的花反而违反主题。更适合用枯黄的背景,一来营造末日的感觉,二来的话玩家心里压力也会增加,不自觉的把自己带入成游戏的主角中去。”

说着说着陈毅激动的拍了下大腿。

妙啊!

叶轩:“”

说实话,陈毅十句话,叶轩勉强听懂了两句,实在是那些专业的词汇叶轩要去千度搜索一下。

“对,我就是这么想的。”

虽然听不懂,但装逼还是要装的!

尤其是在自己员工面前,不仅仅要装,而且还要装的圆润,装的让人信服才行!

“叶总,你真的以前没有做过游戏策划师吗?”

陈毅啧啧称奇。

太牛逼了!

一句话就把自己醍醐灌醒。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叶总一句话,胜读十年书!

“没有。”叶轩摇了摇头。

他只负责灵感,真正操刀的还需要陈毅。

“找到问题就去弥补问题,这才是你要做的。”

叶轩迫不及待的说道。

这才是有钱人的享受嘛!

自己找不到好玩的游戏怎么办?

花钱买一个游戏工作室,不仅仅能让自己爽还能赚钱。

《王城霸业》的成功有目共睹,一天的充钱流水就有十几万,至少前几个月是稳定的那种,后续也是能够带来不错的收入。

毕竟华夏的土豪可是多着呢,这一批玩腻了,下一批会涌进来。

他们在游戏中装逼,叶轩在现实中赚钱。

这个世界上突然多了两份快乐,大家都开心了!

生活像一把无情刻刀改变了我们摸样

未曾绽放就要枯萎吗

我还有梦想

陈毅唱歌的水平很真实,真实到几个哥们练练皱眉。

“我说老陈,你咋了?这几天闷闷不乐的。”

ktv中一名马脸年轻人练练皱眉。

陈毅是和从小玩到大的哥们,虽说自己不是很懂什么电影,可是网上很多新闻都在吹,吹他的哥们陈毅多么多么牛逼。

都t新王登基干掉叶轩了,能不牛逼吗?

拍电影当导演,这一直是陈毅的梦想,如今梦想实现了赚了钱,陈毅反而有些丧气就很奇怪了

生活像一把无情刻刀改变了我们摸样

未曾绽放就要枯萎吗

我还有梦想

宛若发疯了一样,陈毅抱着话筒反复的唱着《老男孩》。

“你们不懂。”

转过头之前,陈毅用着袖子擦了擦眼睛声音沙哑。

“这首歌的歌词写的多好。”

陈毅拿起一瓶啤酒仰头喝光。

咕嘟咕嘟——

马脸年轻人和几个朋友对视一眼皆是疑惑。

但他们知道,陈毅的人品一直都是可以的,拍电影赚钱还没有忘记他们几个好兄弟,甚至前段时间马脸年轻人想要买车子,陈毅二话不说借给了他十万块钱。

“害,不就是一个两个剧本吗?没有必要搞得那么难受。”

马脸年轻人听到陈槐的话安慰道。

具体什么不懂,大概情况马脸年轻人倒是懂了。

说白了《铜陵关》有两个剧本,陈槐喜欢第二个剧本,可迫于压力无奈选择了第一个剧本。

但《铜陵关》还是票房大卖了,票房大卖导演自然也赚钱了。

反正赚钱了,事情也已经过去了,在计较这些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不是。

陈槐苦笑了一声。

“道理我都懂,可就是憋屈的慌。”

“我十八岁高考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魔都电影学院,在校期间我当了很多剧组的副导演也结下了不少的人脉。我深深的明白这个社会是肮脏的,人活着的确是为了赚钱,所以我在这个肮脏的社会中努力的挣扎着。我试图反抗过,可惜并没有什么鸡pa用。”

“但现在不一样了。”

陈槐举起了手中的酒杯仿佛决定了一件事。

“我现在赚钱了,所以是时候要去做我喜欢做的事情了!”

(本章完)

Tagged